初志國

2016年02月17日 17時41分02秒 佳木斯先鋒網

全省農村“百名好支書”事跡材料

初志國:十年只為“富美和”

人物名片

初志國,湯原縣香蘭鎮慶豐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1953年6月出生,1983年12月入黨,湯原縣第十六屆人大代表,佳木斯市新農村建設工作先進個人稱號。所在村先后獲得全國婦聯基層組織建設示范村、黑龍江省安全村、佳木斯市新農村建設先進村、佳木斯市民主示范村榮譽稱號。    

湯旺河在奔出小興安嶺之前,兩座沙洲將河道一分為三。110年前,闖關東移民將這段肥沃秀美的河谷命名為三道溜。1938年日偽集家歸大屯,形成現有中心聚落。取喜慶豐收之意,改名慶豐村。從土改到現在,68年間村里前后只有三位黨支部書記,第三位就是1993年末上任的初志國。2006年,慶豐村被確定為黑龍江省第一批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重點村,奔小康成為全村人新的期盼。初志國將新農村建設概括為:“富、美、和”。為了這三個字,在整整十年里,他跑細了腿兒,磨薄了嘴兒,叫硬了理兒,一個富裕、美麗、共和的慶豐村實實在在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致富  家家不能少

慶豐村地處湯旺河自流灌溉區內,具有70余年的稻史。因湯旺河水質優良,所產大米曾經是偽滿時期特供御米。1985年,初志國擔任村委會主任之后,推廣旱育稀植技術。全村6500畝耕地中水田增加到近4000畝。1995年,初志國兼任村支部書記后,開展修渠修路保地大會戰,帶領村民大干兩年,復耕水田550畝,慶豐村成為全鎮水田大村。2004年,全縣第一個水稻大棚集中育苗基地落在慶豐村。當年畝產提高到近百公斤,戶均增收4300元。

初志國認為,常言說得好:“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建設新農村是為了共同富裕,前提是要有一個不單單符合村情、前景廣闊,而且必須只要村民有意愿、有能力,就能參與進來的主導產業項目。初志國把綠色水稻種植定位為村經濟主導產業。十年里,他通過對上爭取、拆借貸款、群眾自籌,積累了一組數據,支撐起一個“富”字。

在基礎建設上,完成渠道壕線襯砌11000米,砂石農田道2000米,水田面積達到4500畝;在配套設施上,購置農機具近230多臺套。建設擁有200棟占地71000平方米溫室大棚的現代化育苗園區和占地5000平方米設備投資200余萬元的智能化浸種催芽基地。完善了電力配套;在耕作技術上,實現全程機械化,采用飛機防病技術,全面推廣龍粳-31、水稻-696良種;在稻農培訓上,建立全年科技信息服務點,成立農民田間學校,涌現科技示范戶20戶;在產量上,畝產提高到540公斤,總產量達到2400噸。在銷售方式上,大型糧食加工企業每年下綠色水稻訂單2000噸,進行保護價收購,銷售額接近700萬元。今年,綠色水稻產業收入占全村總收入的38%,成為村經濟名副其實的主導產業。

為了能夠最大限度將國家富農政策落地,2014年2月,初志國領辦了慶豐水稻種植專業合作社,注冊資金200萬元,入社水田2000畝,每公頃收入高出未入社水田1500元。有村里和合作社替自己操心,大部分村民除了春種秋收兩個月的農忙季節,都從事多種經營,有60余戶脫離土地外出務工、包地。今年全村人均純收入突破萬元大關,比1993年翻了三番。

為了村民致富,初志國跑過多少趟香蘭、上過多少次湯原,找過多少部門、求過多少個人,上過多少火、犯過多少愁,因為太多,他自己和村民都記不清了。村民錢永才的話可能是最接近的答案:“前年還沒有成立合作社。我在俺家稻地插秧,看到老初的老伴拿著鐵鍬站在她家還沒泡田的稻地頭上哭。一問才知道,老初一直跑上跑下,忙活修翻漿路,沒時間放水泡田。這活是老爺們干的,她哪行啊!”

美麗 戶戶不能缺

在規劃新農村建設時,初志國就說:“咱村欠賬太多,就是有錢了,日子也不會過舒坦了。所以我們必須生產、生活設施建設并重。”為此,初志國堅持以向上爭取為主,自籌配套為輔,結合美麗鄉村建設在村內新建改造了現實需要、外形漂亮、功能完備的生活公共基礎設施體系,慶豐村由一個“野丫頭”幻化為“小家碧玉”。

向上爭取項目資金對于一個村干部來說是一件艱難復雜的任務。但初志國認為:“不論去鎮里、縣里辦事,只要是為群眾,什么事都能辦成。”這股勁幾乎感動了深入接觸過他的領導。也正是靠著這股勁,他將村內全部13條共計6500 延長米街道全部硬化,并進行了亮化、綠化、美化。新修了村辦公室和中心廣場,建起小學健身場,修建12個沼氣池,安裝自來水。他還帶著電焊工仿制了村南北兩個牌樓。村里灰塵少了、異味沒了,道平了、水清了,大街有景色、娛樂有去處,群眾的心情也舒坦了。

對這些,初志國并不滿足,他說:“舒坦不舒坦,房子是關鍵”,但是給全村戶戶蓋新房又不現實。2013年夏天,經過多方咨詢,他盯上了農村危房改造項目上。他來到縣住建局,股長、局長找了一個遍,后闖到主管副縣長辦公室,爭取到更換彩鋼瓦、碳鋼門試點村。換完瓦和門,他又要求給全村住房換塑鋼窗。接待他的干部說:“你的勁頭足、面子大,這個事可以辦。條件是50%配套資金到位,做成全縣樣板工程。我們需要真實成果,不需要口頭保證”。于是他帶領村干部逐戶調查、丈量,找施工隊砍價,向縣住建局申報,一干就是一個月。又等了半個月,拿到了批件。村會計劉長青還記得:“那天我與同行的村干部打算自掏腰包請他在縣城吃頓飯,慶祝一下。他把我拉到一邊悄悄說:‘我家稻地鬧了草荒,老伴找人正在幫忙收拾。今天我要不回去打個照面,老伴不急眼,也得哭鬧’。結果他為全村辦了這么大一件事,卻連口飯都沒撈著。”

初志國每當看到村里花紅柳綠,窗明瓦亮背后那20多間泥草房,就覺得礙眼。2014年,他又爭取農村泥草房改造項目,建設了800平方米的幸福大院,成立了婦女之家和留守兒童之家, 12戶建不起磚瓦房的村民搬進了新居。村民胡井選說:“做夢都沒想過住上這樣漂亮的好房子,干凈又省柴火。多虧初書記啊!”

共和  就得有擔當

富裕好理解,美麗也好理解,共和是什么意思?初志國經歷過十次村主任、7次村支部書記換屆選舉,幾乎都是滿票當選。對共和他是這么解釋的:“啥叫共和?就是每個人都能按正理和和氣氣、高高興興地生活。大家選我當村頭,就是要求我堅持正理有擔當。做事不公,好事也會變成壞事。做事公平,壞事也會變成好事。”

換窗、泥草房換磚瓦房,這本來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但就有些人不按正理辦事。有的不想交換窗配套費,有的要求先換、有的想繼續使用泥草房。一時間初志國電話不斷,辦公室人來人往,但很快就消停了。原來舍得臉找他的人得到了沒有變通余地的答復:“不交錢就不換窗,不扒草房就別住瓦房。這事兒開了口子,以后還能指望縣里、鎮里的好事兒落在咱村?”

初志國的侄子說:“不論村民有啥困難,他都代表村里想盡一切辦法解決。不論村民多不講理,他都不動人家一手指頭。而俺干點他認為占村里便宜的事兒,立刻就是連罵帶踢,還是離那些事兒遠點吧。”弟弟蓋房要占村里20公分地皮,別的村干部不好意思當面說。初志國得知后立即當場制止。弟媳婦當時就急眼了:“你這個官當的,一點光借不著,就能黑自家人,你能干一輩子啊?”他說:“我干多長時間是村民決定的,現在的問題是你必須把地讓出來。”后來初志國說:“這事兒本身不是啥好事,但是大家都知道村里的地誰都別想占。從那以后,這類事兒我省了很多口舌”。

而對其他村民的困難,初志國卻有多大勁是多大勁去幫助。村民邵國友把殘土倒到通村公路的樹床里,交管站要罰款。他帶著邵國友去認真檢討,并保證恢復原樣,得到了交管站諒解,免除了罰款。村民王金生蓋房子沒錢上瓦,他到鎮里建材商店擔保賒回來。村民劉海利將窗戶扒開等著換塑鋼窗。但是按照村里規定的順序他家之前還有七戶,晚上好用布簾擋著,坐月子的媳婦坐在炕上哭。初志國幫劉海利挨家做工作。那七家說:“大哥,不是我們不同意,是怕壞了村里的規矩。你同意我們還有啥說的。”

初志國任村主任的帶領下,共和的局面成為慶豐村的常態。全村沒有上訪告狀的、打架罵街的、破壞公物的,敬業、誠信、友善蔚然成風。

 


打印此文  收藏此頁  關閉窗口  返回頂部
相關閱讀
恐怖实验室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