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延君

2015年07月08日 09時46分34秒 佳木斯先鋒網

他把美麗撒向公路

——記佳木斯市公路管理站西出口道班班長杜延君

 

杜延君,男,1965年11月出生,中共黨員,1982年3月從事養路工作,現為佳木斯市公路管理站西出口道班班長,曾4次被政府部門記功表彰,2012年被佳木斯市運輸局授予“星級養路工”稱號,2013年被黑龍江省交通廳評為“全省交通運輸系統第八屆勞動模范”。

一、公路沿線,我的家

公路就是我的家,他把家建在公路沿線的理由只有一個:家近了,好干活。

2007年10月的一天,佳木斯市西出口道班養路工杜延君喜遷新居,盡管這個遠離市區的家安在了公路旁邊,但杜延君的家人依然非常高興,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有了一個真正的家。

杜延君的這個家是3間平房的一個小院,位于佳木斯市郊區常青鄉光明村,一出門就是國道鶴大輔線,離市區7.5公里,這樣,杜延君從家到工作地點就少走了近半個小時的路程。

杜延君25年前結婚的時候,住在湯原縣的香蘭鎮。鄉鎮雖然趕不上縣城繁華,但生活條件和環境還算不錯。唯獨讓杜延君的妻子憂心不已的是,這個在鎮里新成的家距杜延君工作單位有近5公里的路程,稍稍遠了一些。

在妻子眼里,杜延君有些不可理喻,在家和工作之間,他明顯偏向于后者。杜延君腦子里天天想的是工作上的事,心里琢磨的是單位的活。平常上班第一個到單位,下班后又是最后一個離開,有時候碰到大雪大雨的特殊天氣,半夜三更還會爬起來到自己負責的路段上查看情況。俗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妻子心疼早出晚歸的杜延君,多次吵架之后做出了妥協,在杜延君工作的道班附近租個房子,把家搬了過去。

家離杜延君工作的地點近了,杜延君出門就上班,抬頭就能看到自己負責的路段,杜延君高興了,妻子心里也踏實下來。

杜延君把家搬到公路沿線的第一年,剛過10月,紛紛揚揚的大雪就整整下了兩天,雪停的時候已是半夜。雪情就是命令,杜延君拿起工具就開始了除雪工作。天亮的時候,杜延君負責路段上的積雪已經基本清掃完畢。路通了,而杜延君公路沿線上的那個家卻依然靜靜地躺在大雪之中。

也正是從那時開始,公路沿線成了杜延君的家,杜延君先后調了8次工作,妻子跟著他租了8次房子,搬了8次家,直到最后還是把家安了公路的旁邊。

 “家近了好干活。”杜延君自己解釋說。

二、32年,執著與堅守

提起家里的事,他不一定知道,但說起公路上的情況卻如數家珍。

1982年,17歲的杜延君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加入了養路員的行列,并且在這個崗位上一干就是32年。

養路工作在很多人眼里無非是掄把掃帚掃掃垃圾,拿把鐵鍬平平坑包。但杜延君干養路工作卻不那么輕松,在杜延君看來,公路擁有感情富有生命,長年累月托載著車輛行人往來穿梭行走,無私地付出,默默地貢獻。因此,很多的時候,杜延君是懷著一種敬仰的心態養護公路,他把公路看作了自己最親密的朋友,甚至于當成了自己最親近的家人,因此格外細致,用心,到位。

早些年佳木斯范圍內的公路都是清一色兒的砂石路,盡管如此,杜延君負責養護的路段卻始終保持著清潔平整的良好路容路貌,并且在全市范圍內發生事故最少,綠化環境最好,各種標志最全。

大家都說,如果問杜延君家里的大事小情他不一定知道,但他負責養護路段哪里容易翻漿、哪座橋梁容易出現險情,甚至于路段上有幾個坑有幾個包,他都能如數家珍一般講得一清二楚。

1995年的一天半夜,一場瓢潑大雨剛剛結束,湯原湯旺道班的值班電話響個不停。電話是剛剛調走到其他道班工作的杜延君打來的,他憑著多年的經驗建議對湯原河大橋進行重點查看。杜延君的預警提示電話引起了值班人員的高度重視,經檢查橋梁一側橋基已經被水掏空,橋梁岌岌可危,如果有車輛從這里通過,后果真的難以想象。

杜延君對公路的深厚感情和高度負責的態度,同樣也感染著道班里的其他養護員工,杜延君每到一個道班,道班的整體養護質量都會有一個大的飛躍,杜延君工作過的8個道班有5個先后被評為了“先進道班”。

杜延君工作上是一面旗幟,做人做事更是一副熱心腸。

1986年夏天的一個中午,正在路上干活的杜延君突然發現一個背著包的中年男子中暑暈倒在路上,很多車輛經過時都繞著開走了。杜延君連忙跑了過去,把這名男子送到了附近雙河村衛生所。這名男子當時錢包被盜身無分文,杜延君自己掏錢為他付了醫藥費,在打了4天點滴康復之后,這名男子踏上了回鶴崗的火車。

有人私下里問杜延君,你這么搭著錢又擔風險圖個啥?杜延君笑著說:路壞了咱修一修就好走了,人碰到困難咱幫一把就過去了。如果非要說圖個啥,那就是圖個心安。

杜延君先后對30多人進行過救助,當地政府曾4次給他記功嘉獎。

32年來,杜延君幾乎天天都在自己養護的路段上忙碌著,如同一名技藝精湛執著的美容保健師,又像一名堅守崗位的忠誠衛士,風雪無阻地呵護著公路,先后避免了150余起險情的發生。

三、美麗,不是傳說

路越來越美,而他已頭發花白;公路就是他的命根子,公路是他的一切。

如果說,勞動創造了世界,勞動創造了人類,那么勞動者最偉大,勞動者最光榮,勞動者最美麗。

我們知道,養路員從事的是高度危險工作,無論是路面清潔衛生,還是對坑槽修補處理,基本上是在穿梭的車流中進行,其危險程度可想而知。甚至可以毫不夸張地說,養路員的工作里寫滿了讓人心驚肉跳的故事,公路養護工作的危險只有你想像不到的,沒有發生不了的,車上散落的貨物,車胎崩起的石子,車內拋出的酒瓶子,甚至失控或者醉駕的車輛,都有可能對養路員造成嚴重威脅,因此在公路上作業,真可謂險象環生,危機四伏,稍不留神,就會發生意外。一次,杜延君正在公路中間組織路面修補,從旁邊一輛駛過的貨車上突然彈出一塊木板,正好擊中了杜延君的胳膊,木板一頭深深扎進了肉里,當時鮮血直流,杜延君薅下木板,只是到附近衛生所做了簡單包扎,就又重新投入了工作之中。對于這類小磕小碰的意外,杜延君早就習以為常。杜延君沒有把胳膊受傷當回事,但杜延君的妻子卻心疼的不得了。杜延君下班剛進家門,妻子就捧著他的胳膊痛哭起來。

“你養路修路我不攔你,沒有房子我不怪你,家里事不管我不怨你,但你得照顧好自己,你就不能挑點沒危險的活干嗎?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和孩子可咋過呀?”

妻子邊哭邊數落,看著妻子一臉的委屈,杜延君的心里也有股酸酸的味道。杜延君理解妻子,知道她一輩子都在惦記著自己,更明白她的心思,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但再難干的活也需要有人干,再危險的工作也需要有人完成,自己是道班長,沖在工作的第一線理所當然。

第二天,杜延君依然早早地出現在公路的工地上。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轉眼30多年過去了,杜延君養護的公路也由最初的砂石路變成水泥的白色路,變成瀝青的黑色路。路越來越好,越來越美,而杜延君卻由最初的年輕小伙子變成了頭發花白的半百老人,但他對公路的感情依然沒有改變,公路就是他的命根子,公路就是他的一切。

2010年,杜延君的女兒帶著男朋友家人頭一次來家串門,想把婚事定一下。當時恰逢站里為迎接黑龍江省第十二屆運動會對轄區內的道路進行全面檢修。西出口是進出佳木斯的重要道口之一,是展示城市風貌的重要窗口。杜延君權衡再三,最后還是選擇了工作。將近中午,女兒打來電話,說一進佳木斯就看到了這個世界上最美的風景,那就是父親操作機器勞動的場面。

掛斷電話的那一剎那,杜延君的眼淚流了下來。他從心里感謝女兒,感謝妻子,這么多年來,一直對他的理解和支持。

32年來,杜延君扛著養護工具在自己負責的路段上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地重復著同一種工作,累計工作行程幾乎繞地球7圈半,盡管他很少走出自己負責的十公里養護路段區。

如今,杜延君漸漸地老了,往昔的青春已不復存在,但他養護的道路卻是越來越美麗了,路面也由最初的砂石路變成了現在的水泥路,變成了漂亮的瀝青路。

杜延君是公路戰線上一名普通勞動者,但卻是最美的人,他美在勞動,美在付出,美在奉獻,美在心靈。杜延君用自己一生的勞動,樹立了養路工的最美形象,書寫了公路交通的美麗故事與傳說。

在談到自己的夢想時,年近50歲的杜延君非常坦然地說:我如今的夢想就是等退休了以后,能當一個編外養路工人,繼續住在公路沿線,繼續養路,繼續工作。

 

 

 


打印此文  收藏此頁  關閉窗口  返回頂部
相關閱讀
恐怖实验室客服